梧桐树下的莽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吉林小说网www.leonaottenheimer.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呼呼呼…

就在李云暗自吐槽之时,考虑着要不要先退回去之时,风毫无征兆地变大了。

一道道苍白的龙卷风柱居然在绝命冰原上凭空出现了。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尽皆有之。

可怕的风力带着强烈而彻骨的寒气同时暴袭而至。

李云根本没有多少时间去考虑,整个人便被一股强烈的狂风卷了进去,身体瞬间失去平衡,差点要被龙卷风柱卷起。

好在他修为不俗,而且时时刻刻都在用先天真气化为罡气进行防御,混杂在狂风里的寒气才没有第一时间侵入他的身体。

即便如此。

那种冷冻刺骨的感觉也是一下子暴增了十倍不止。

让他一下子就感觉到体内的血液流动速度迅速下降,变得凝滞,仿佛要被冻僵一般。

“靠…”

李云一声怒吼,古剑瞬间出鞘,一剑横空斩出。

瞬间,镇岳山剑的剑道领域形成。

强行在狂风之中隔绝出一片区域,以剑道领域的沉重规则对狂风进行压制。

果然有效!

强大的剑道领域将一大部分狂风强行挤压了出去,使之形成一片狂风难以侵袭的真空地带。

这一片地带对李云而言就是安全的。

风进不来,寒气也侵蚀不来。

李云顿时也就好受许多。

他急忙运转【混元功】,调动体内的先天真气流转全身,令身体恢复正常。

但其脸色却越发凝重了。

原因就在于,他无法确定绝命冰原上的这波龙卷风暴会维持多久。

而他无论是维持剑道领域,还是以先天真气化罡气防御寒气,却都是需要消耗大量的先天真气。

以他现有的修为,最多只能维持这种状态一刻钟左右。

一刻钟后,先天真气就得见底。

到那时候,先天真气恢复不过来,就只能抽取他的性命本源来补充的,那将是极度要命的。

等于说是在用自身的生命力在抵御龙卷风暴。

谁特么能这么疯?

敢在蜕凡境时用自身的性命本源来抵御这种龙卷风暴?

哪怕他有【万物归元】这门天赋神通也不敢啊,万一龙卷风暴不退去,他的性命本源就先耗光,直接就得死翘翘。

“不行,不能这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明明我才是被掰弯的那个

明明我才是被掰弯的那个

箬素
玄幻 连载 19万字
和前男友的死对头闪婚

和前男友的死对头闪婚

诸葛锦
晋2022-07-14完结总书评数:1930当前被收藏数:11452文案:火葬场/修罗场/男二上位/狗血打脸/甜宠宁青青和沈之骞恋爱9年,从高一到大学再到职场2年。他们感情稳定、经济稳定,一切似乎都是水到渠成,然而她暗示了好多次结婚,沈之骞都没有任何表示。终于,宁青青25岁生日,她最后一次暗示无果后,毅然转身,直接和沈之骞的死对头闪婚。婚礼当天,沈之骞盛装出席,眸色猩红。也是到了这一刻,他才知道自
玄幻 连载 30万字
城市那一隅的我们

城市那一隅的我们

二两糖茶
被男友背叛,被父母厌弃,被朋友疏远,文乐的人生简直糟透了。仿佛天煞孤星附体,这世界上相爱的人那么多,好像只有他,没有半点被爱的运气。他心灰意冷,躲去城市的角落,只想把自己封闭成一座孤岛,但又意外地被住在隔壁的那个人暖热了心。……怎奈那个人,却是一根弯也弯不下来的电线杆。那就当一座孤岛吧。文乐关闭了伤透的心,断绝掉所有的期望,却不期在这时,终于被那根电线杆狠狠抱进了怀里。脸上明明在笑,眼泪却止不住地
玄幻 连载 23万字
只爱妈妈

只爱妈妈

夜幕
【原创投稿】我叫李月明,是一名初二的学生,成绩一直处于中上水平, 如果生在普通家庭我的成绩应该可以足矣应付父母的督导,可不幸的是我有一个教师妈妈。我的妈妈叫刘媚儿是我们这所中学的语文老师很不巧的是她负责的俩个班中其中就有我,妈妈对我很是严厉每次考试过后都避免不了一顿训斥,可是妈妈对待别人却很是和善,由于妈妈长相和身材均是极佳待人又很和善常常被别的学生和老师逗的花枝乱颤,妈妈笑起来很是妩媚动人,尤其
玄幻 连载 1万字
篮球淫缘记

篮球淫缘记

dreamrainwang
这次重启这个题材,我对以前《淫色篮球》的思路进行了较大的调整,改变 了以女主角为中心人物的做法。实际上,原作中的陈雨冰虽然是女主角,但是当 时我的野心是瞄准了整支女子篮球队,所以她其实更多的是在起线索作用,从而 导致了写作的缺乏重心。因此,我这次回归到以男性角色为中心的路线上,不管 是几个主角同步推进,还是第一主角开后宫,我想都能给后续的构思创作带来一 些灵活性。
玄幻 连载 3万字
悠久的叹息外传

悠久的叹息外传

sezhongse3
黎明的曙光落在临海城一栋房子二楼的阳台上,露丝太太依旧风雨不改地起了个大早,提起喷壶,替某个冒失的棕发青年浇灌那株孤独的月桂,她眯了眯眼,喃喃自语:「臭小子,还不回来,这房间我可就要租给别人了。」一抹熟悉的艳红衣角从街角划过,露丝太太连忙从衣兜里掏出那副陈旧老花镜架在鼻梁上,往楼下四处张望,半晌,又是一声叹息,悠久而失望……
玄幻 连载 2万字